出大事!中国经济面临崩塌 中南海不敢公布8月1数据 它存在就让中国经济跌11% ——中国或退至改革开放前 https:/

出大事!中国经济面临崩塌 中南海不敢公布8月1数据 它存在就让中国经济跌11% ——中国或退至改革开放前 https://www.aboluowang.com/2019/0926/1348056.html
 

欧盟商会主席近日在发布2019年年度报告时警告,不断膨胀的国有经济正在将中国拖入经济危机。中国经济学家盛洪撰文分析,今年上半年国企业亏损超7万亿人民币,相当于去年中国GDP的8.3%,严重拖累了经济增长约11%,国企的存在是经济下滑的最主要原因。中国经济面临崩塌风险。最新数据显示,今年头8个月国企利润疲软,旅美经济观察人士秦鹏分析,8月份单月国企的净利润没有敢公布,这是什么问题?中共派官员进驻企业。网民热议,这是派驻政委或党代表。旅美中国经济专家夏业良分析,中国或退至改革开放以前。日本经济新闻报道,面向中国的资金开始流向东南亚。
 
 
欧盟商会:国企膨胀使中国经济陷入危机
 
 
 
图:中国欧盟商会主席武特克(Jörg Wuttke)
 
《德国之声》9月25日报道,中国欧盟商会发布2019年年度报告指出,经济自由化原则符合中国自身利益,但由于国有经济不断膨胀,中国经济增长正达到极限。
 
年度报告指出,金融业以外的国营公司数量已经增加到167000家,占经济产出的52%。在截至2017年的10年中,国营企业的债务增加了三倍。
 
欧盟商会主席武特克发表年度报告时说:“中国现在正陷入一场经济危机。”
 
武特克认为,国企对中国经济已经构成负担而不是补充,在中国国营企业占主导地位的东北地区,现在正濒临经济衰退的边缘。而在中国南方,私有企业带动经济蓬勃发展。因此,臃肿和效率低的国营领域将成为市场的负担,导致国家走下坡路。
 
盛洪:国企业亏损超7万亿元,相当于去年GDP的8.3%
 
 
 
中国经济学家、知名民间智库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,20日为英国《金融时报》中文网撰稿,分析国企对中国经济增长造成了严重的拖累。
 
盛洪引述国家统计局数据说,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长率已经降到6.3%。在经济显著放缓的过程中,中国国有企业的表现是重要的因素。
 
数据显示,今年1到6月,中国国有工业企业的增加值增长率为5%,低于6%的平均水平;利润总额增长率为负8.7%,低于负2.4%的平均水平;贸易额增长负5.4%,低于12%的平均水平;根据财政部数据估计,净资产收益率从2018年的3.9%降到1.9%。
 
盛洪指出,如果考虑到中国国有企业享有免费资本、免费土地、低息贷款、低价的资源开采权,以及垄断权,国企的“成绩”更成问题。
 
按照天则以前的研究,国有企业的名义的与实际的净资产收益率之间相差12.77个百分点。也就是说,国有企业实际的净资产收益率已经降到负的10.8%。
 
按照所有者权益691681亿元计算,约亏损74790亿元,相当于去年全国GDP的8.3%。也就是说,国有企业的存在使经济总量下降了8.3%;而带来的机会损失就不仅如此。
 
如果假定国有企业的这些净资产能够带来6%的净利润,就说明它们的存在严重拖累了经济增长约11%,是经济下滑的最主要原因。
 
中国经济面临崩塌式下滑风险
 
 
 
此前盛洪已经认为,中国经济面临崩塌式下滑的风险。
 
他对中共官方公布的2018年经济增长6.5%数据进行修订,得出计算“克强指数”实际增长率约为负1%。
 
盛洪分析说,中国民营企业税负过重,到了无法生存的地步,税负挤掉了企业利润空间,许多企业在短期内大量关闭或撤离。因此,中国经济面对的不是一个周期性衰退问题,不是一个由经济高涨带来的部分投资失误而导致的调整,而是一个大多数企业已经没有利润空间的问题,经济崩坍式下滑的风险已经迫在眉睫。
 
今年头8个月国企疲软,8月国企净利润没敢公布,什么信号?
 
 
 
中共财政部周三25日公布的数据显示,1到8月,国有企业利润总额人民币24093亿元,同比增长6.1%。这个增速较上月放缓,并创2016年12月份以来新低,显示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之下,国企业绩疲软。
 
随着中美贸易战持续升级,7、8月,中国主要经济指标有加速回落的势头,引发了有关中国第三季度GDP能否保持6%以上增速的担忧。
 
根据数据,8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再进一步走低至4.4%,刷新多年低位;零售总额同比增速也下滑至7.5%,为年内次低。此外,1到8月不含农户的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速下滑至5.5%,再度接近去年中创出的记录低值。
 
希望之声25日报道,旅美经济观察人士秦鹏分析认为,中国国企利润1到8月增长6.1%,和1到7月总利润的同比增长值,仅仅一个月就差了1.2%,简单的数学计算就可以看出八月份的国企利润同比负增长。
 
而且,8月份单月国企的净利润没有敢公布,这更证明问题很大。中国国企本来是各种补贴政策的最优惠对象,现在连国企都这样了,证明中国经济下滑的程度超出预期,所以可以想象民营企业的经营情况会更惨。
 
夏业良:受“大一统”思路遏制,中国或退至改革开放以前
 
杭州市政府一纸公文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,杭州市政府近日抽调一百名官员进驻阿里巴巴、海康威视、吉利、娃哈哈等100家重点企业,担任政府事务代表,派驻时间为一年;目前不清楚这一百家企业是否包括外资。
 
美国之音25日报导说,这标志着传闻已久的“新公私合营”进程进入了实质性的试点推进阶段,也揭开了马云、马化腾、柳传志等民营大佬纷纷卸任的难言之隐。
 
中共加紧对私营企业掌控,有网民评论,这等于给企业,尤其是给民营企业派去了一个政委或党代表。
 
杭州市政府文件的措辞很隐晦,只提100家重点企业,没有说明这些企业的所有制属性。但是从阿里巴巴、吉利等被提名企业来看,似乎都是大型民营企业。
 
前北大教授、经济学者夏业良教授认为,所谓的“新公私合营”与曾经的“公私合营”情况有所不同。他认为,当前企业的经营管理人员还没有发生大面积的更换,只是派驻类似“党代表”的人进入公司,这些人进入公司并不是因为他们懂经营、懂技术,而是因为要防范他们认为可能会发生的风险,比如资本外逃与大面积失业。
 
他认为“新公私合营”的进程是“相当可怕的”,不仅是要控制国有企业,也要控制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。
 
 
 
夏业良分析,中国实行的“混合所有制”是想强调“国有企业对民营企业的渗透和控制”。他批评一些国有企业看到哪些民营企业做大、做好了就要在资本上控股或者至少参股的做法是“不公平的市场霸凌行为”。
 
夏业良认为,这样的所谓的“混合所有制”会把那些具有市场竞争力的、有内在活力的企业变成官方、半官方的企业,让这些企业失去原本的活力和竞争力。
 
有分析文章把目前国进民退的进程称作“第二次公私合营”,或“公私合营2.0版”,以此区别毛泽东时代1950年代的第一次公私合营。有人说这两次合营由于时代的不同,必然具有不同的特点。中共会不会走到公私合营这一步呢?
 
夏业良表示,中共正在朝着公私合营的方向走,虽然在不同的时代背景下采取的方式不同,但是对民营企业的全面渗透和控制是“不言而喻”的。夏业良指出,民营经济虽然具有发展能力,但发展的环境和潜能已经被中共“大一统”的思路遏制了。
 
夏业良认为,民营经济在中国已经“走入穷途末路”。他并且警告说,中国或许会倒退至改革开放以前的时代。
上一篇: 美制裁央企 与日签协议 影子银行复燃中国金融危机蠢动 川普:中美协议可比预期快 https://www.aboluow
下一篇:让更多患者用上质优价廉药品